1. 首页
  2. 中考

高校特长生招生存猫腻 篮球队教练“一手遮天_

  多年前,来自山东小城的女孩小何(化名)和父亲第一次来到北京海淀区的那所全国重点大学时,心中唯一的念头是:“这次遇上贵人了,改变命运的机会来了!”  谁也没有料到,几年后,事情以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而告终,小何作为一名被“操作”失败的特长生,落选这所高校本来灿烂的前途从此黯淡,和这件事有关的人,包括小何的父亲和教练,都将等待法律的裁决。  这是记者从检察官口中听到的一个有关特长生的故事,这并非个案,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对2006年至2009年立案查处的高校职务犯罪案件进行统计后发现,高校招生领域职务犯罪占35%,而贿赂类犯罪全部集中在艺术及体育特长生领域的招生过程中。  实际上,这些案件能够被查处,是因为在“操作”的过程中出了“意外”导致失败,才最终败露,它们如同冰山一角暴露于公众视野当中,而被“操作”成功的特长生还有多少,则永远是个未知数。  操作主角  篮球队主教练“一手遮天”  山东女孩小何一家遇到的“贵人”是北京一所重点高校的篮球队主教练林建国,学校赋予他的一项特殊权力使这位教练变得非同小可,那就是“为学校寻访推荐优秀运动员”,实际上也就是为学校招收篮球队特长生。作为主教练,林建国可以说“一手遮天”,因为球队需要什么样的人,什么标准,是前锋还是后卫,完全是他说了算。  几年前,林建国和校招生办领导到山东招生,在观看一场当地篮球比赛时,第一次见到了小何,当时小何是一名高三学生,篮球打得很不错,在比赛中表现优异,林建国觉得小何是个好苗子,于是就找到了小何的中学教练陈春宏,告诉他可以让小何来报考他们大学的体育特长生,到时候找他就可以。  这从天而降的喜讯令小何一家欣喜若狂,几个月后,当高校开始招收特长生,小何在父亲和教练的陪同下来到林建国所在的高校,林建国当即给小何做了身体测试,全部合格,由于离专业测试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,林建国提出让小何跟着学校的女篮一起训练,以便提高成绩。对于林建国的关照,小何父亲非常感激,觉得只要跟好这位主教练,女儿的前途一片光明,于是他和陈春宏商量,是否应该打点一下,让林建国出力帮忙一定把小何招进大学。  操作流程  你花钱打点 我按兵不动  不久之后的一个晚上,教练陈春宏带着小何父亲准备好的3万元来到了林建国家里,请林建国为小何上大学的事情多帮忙,林建国爽快地答应了,对送上门的3万元并无推辞。专业考试的成绩公布后,小何榜上有名,但是学校却迟迟没有下发招收通知,小何和父亲非常着急,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,他们再次向林建国求助,林建国表示,还有些地方需要打点,并把自己的一个账号发到了陈春宏的手机上,小何父亲又向这个账号汇了2万元。  果然,不久之后,小何的体育特长生录取通过了,林建国对小何父亲说,只要小何的高考文化课成绩过了特长录取线,学校肯定录取。然而事与愿违,小何当年的高考成绩离特长生提档线差5分。陈春宏找到林建国,问他怎么办,林建国给他们支招,明年继续考,专业测试有他把关没问题,只需在文化课方面多下些工夫就可以了。于是小何按照林建国的建议开始复读。  第二年高考,小何的文化课过线了,可是专业测试却出了“意外”,一方面,小何这一年为了补课忽略了训练,专业水平下降;更重要的另一方面是,林建国已经到了退休年龄,虽然还担任篮球队主教练的职务,但属于退休返聘,在招生工作中的影响力大不如前,结果,小何的专业测试没能通过,小何上重点大学的愿望最终成了泡影。两年的等待对于一个体育特长生来说是很残酷的,因为错过了最佳出成绩的年龄,被大学录取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了。绝望的小何父亲深感女儿前途被毁,愤怒地举报了林建国,整个“操作”过程由此被揭开。  操作秘笈  被“操作”的都是有实力的考生  “小何的案子很具代表性,几乎所有的招生受贿案件都是因为出了‘意外’才暴露出来的。”承办小何案件的海淀检察院反贪局助理检察员蒋朝政告诉记者,这个“意外”通常是受贿者始料未及的,因为,他们在挑选被“操作”对象的时候通常都经过了仔细的考虑和筛选,被“操作”的都是有实力的考生,其实这些孩子靠自己的努力也是很有希望录取的。“即使招生大权在握,受贿者也不会去操作水平比较差的考生,因为那样太危险了,很容易暴露。”  蒋朝政检察官向记者分析,林建国之所以能够“操作”特长生招收,是因为他手中有一项“主教练认可权”,他所在的重点大学的特长生招收流程是,先要通过专家组评测的专业考试,从这些专业水平不相上下的孩子中间,由主教练挑选他认为球队中需要的球员,在这个过程中,他操作的空间就很大了,而且是无人监管他一个人说了算的,如果他说缺一个后卫,别的考生即使成绩再好他也有权拒收,而且别人无法质疑。林建国当初看好小何是因为小何实力不俗,敢于收小何父亲的5万元也是因为“操作”这样的学生风险很小,甚至不需要什么特别的“操作”。  通过案件的梳理,记者发现,所谓特长生的“操作”其实并没有什么秘密可言,过程也相当简单,甚至几起案件中的受贿者都选择了同样的做法,那就是“收钱但不活动”。另一位承办过高校受贿案件的检察官姚光银告诉记者,在招收特长生的过程中,出问题的通常是一些人手中的“自由裁量权”,例如林建国挑选球员的权力,还有一个艺术类院校系主任,是利用面试考生的打分权。由于特长生评价主观性很大,所以这些人的权力几乎无法监管。通常,他们即使收了考生家长的“打点费”也并不会去真的四处打点活动,活动是有风险的,他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利用手中“自由裁量权”,给本身已经拥有实力的考生再暗助一臂之力,神不知鬼不觉,最后皆大欢喜。  操作动机  家长宁愿花钱买保险  小何的故事最终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,收钱没办成事的林建国以受贿罪被起诉,而愤怒举报的小何父亲以行贿罪被起诉,为小何前途跑前跑后的中学教练陈春宏以介绍行贿罪被起诉,与小何命运密切相关的这三个人都面临着锒铛入狱。这个结局小何的父亲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。“小何父亲在女儿第二次没有被大学录取之后,对林建国的一片感激转成了怨恨,恨他耽误了女儿的前途,他没有向林建国讨还5万元,直接向检察机关举报了,可能是出于报复心理。但是他没有意识到,自己也犯了罪。”检察官认为这位不懂法的父亲相当“可悲”。  可悲的家长并不止小何父亲一位,另一位家长为女儿上某重点高校艺术学院向系主任行贿5万元,在孩子专业考试发挥出了“意外”未被录取后,向系主任讨还5万元未果的情况下举报。  检察官指出,家长都知道特长生考试跟文化课考试不同,主观性强,某个考官将起决定性作用,所以通常会千方百计和这位考官拉上关系,不管孩子实力如何,他们都认为送了礼总比不送强。而受贿者通过反复权衡,会挑选本身就很棒的孩子,用很隐蔽的方式私下和考生家长接触进行钱权交易,即使学校有招生监管部门,但是这种私下的交易也是很难被察觉的,因为别人根本无法抓住把柄,除非当事者自己举报。  操作空间  特招程序不透明 分权制约缺位  特长生招考的那点“猫儿腻”在社会上并非秘密,以至于有考生家长并不相信孩子有实力就能考取,为了保险起见,他们报考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打听哪位是最关键的评委,然后挖空心思找门路走关系送钱,这个甚至已经成了“随潮心理”。  检察官向记者分析,这种现象的出现是因为特长生和普通高考招生相比,透明度低得多,一些高校招考体育、艺术类特长生的制度不够科学完善。他们在办案中发现,有学校在特长生的面试中,存在评委人数比较少,某些人的“自由裁量权”过大等问题,评判机制的不科学成了腐败滋生的温床。对此,他们提出了司法建议,建议高校制定更为科学完善的考试程序和录取机制,通过增加评委人数,随机抽取评委名单,通过科学评分机制等办法尽量减少人为因素的影响,用制度来规范和约束招生人员手中的办学自主权。  此外,检察官还建议,高校在招生工作中,最好设立专门的机构给家长解答问题,工作程序实行公开透明,免得家长四处打听小道消息,听信传言受骗上当。  特长生小何的失败“操作”暴露出的仅仅是一所高校的招生漏洞,而被成功“操作”的“小何们”则隐匿在漏洞之下,他们的秘密也许永远不会被人揭穿。正像检察官所言,用制度制约人权是填补漏洞的唯一办法,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huanyewang.com/zhongkao/4024.html